若空

躺尸的咸鱼要蹦跳起来啦!

雪妄

瞎几把写系列

是刀子诶

感觉有部分是参考了斩!赤红之瞳里面大姐最后的结局。

作为刺客,在完成好了自己的任务后,以平日生活的身份交际,只是在热闹过后,自己却倒在了陌生的巷口里默默消逝。


满头青丝沾满白雪,红雪伸出手感受血的温度。红雪的血从来就不是热的。


仇恨?背叛?或是别的什么?傅红雪向来没有四季,只有一个接着一个的隆冬。


自从得知自身背上不属于自己的仇恨,红雪再也不轻信他人。


他只是单纯地完成任务。一刀一式相比过往更为直接。


希望通过任务的达成来填满自己空荡的余生。或许,他就在等待。


等待在任务中的一次失手,好证明自己这一生是为了什么而牺牲的。


直到那个系着白色发带的男孩出现,他用双手捧着晶莹的冰晶,笑着对红雪说“哥哥你看这多好看呀。”


不拘言笑的傅红雪身后自此多了一条小尾巴,雪地里多出了同行的足迹。


红雪也总会习惯性把自己为数不多的温柔留给男孩。男孩就这样陪着红雪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夜。


但在某个寒夜里,红雪看着慢慢渗出血液的伤口,突然醒了。


眼前再也没有男孩的踪影,有的只是一个满手血污的傅红雪,有的只是傅红雪对于平淡人生的向往。


倘若自己没有走上复仇这条路,应该就像那个笑起来像他手中冰晶一样灿烂的少年吧。


那么多年,不过是傅红雪的一时魔怔罢了。


是的,他作为没有感情的复仇机器,在某个冷夜中在不知名的街道离开这世间,不是最适合他身份的结局么?


可他为什么还是会流泪呢?


傅红雪第一次感觉温热竟是自己流下的眼泪。


大概是感这一生竟如此匆匆无望。


刀剑无梦,世界大千却无我傅红雪一席。


傅红雪未能成为傅红雪吧。


少年乘风空留一粟

他自如风,吾等将拥抱送至。

他却笑看我们。

🌿存图

爱恨匆匆,随风而去。

往事如苦酒,品完味至来。

尽管位高权重

也有有所未能说的难堪

若你是今日原罪,
或许沉醉一次也不可。
#夜色

分享一个小头像

算是旧图重做存档把。